您的位置: 哈密信息网 > 游戏

日本苦心打造能源生命线

发布时间:2019-09-14 12:49:52

日本苦心打造能源生命线

“最上川”号称是日本最大的油轮。 人们常常把石油喻为“运输工具的粮食”,但对于能源极其缺乏的日本来说,石油如同血液一样宝贵,它是驱动日本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运转的燃料。今年1月9日,一艘名为“最上川”的日本油轮在霍尔木兹海峡与一只美国潜水艇相撞。虽然这起事故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和原油泄漏等严重后果,但是却再次让人们把目光投向日本的能源生命线。在日本几十年的经济发展中,正是这些超级油轮源源不断地将石油血液输送回日本,造就了日本今天的繁荣。 日本经济也是靠高能耗产业发展起来的 众所周知,日本是一个能源极其贫乏的国家。日本的“国产能源”仅仅限于水力、地热、风力和有限的天然气,只能满足全部能源需求的4%。可以说,日本完全是依靠国外能源的供应发展为世界经济大国的。 因此,能源对于日本来说,是格外触动神经和易产生危机感的问题。从战后到上个世纪60年代初,日本处于经济复苏期。为恢复经济,日本确立了优先确保煤炭增产所需劳动力、资金、物资到位的“能源倾斜型生产方式”。从上世纪60年代初开始,日本的能源战略从“炭主油从”转为“油主炭从”。此后,日本开始进入国力迅速增长的时期,对能源的需求也随之猛增,使日本很快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石油进口国,全世界石油产量的11%由巨大的油轮源源不断地运入日本。 日本能源贫乏,但其经济主要是靠高能源消耗型的重化学工业发展起来的。在经济高速增长时期,其能源需求的增长高于GDP的增长速度。从1960年到1970年,经济增长率为10.2%,而能源消费量的年增长率为12.5%。7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促使日本产业兴起节能风潮,能源消耗有所回落。80年代后期开始,日本对能源的需求再次呈上升趋势。根据日本2006年能源白皮书,2004年日本GDP的2%左右用于从国外购买能源,对能源进口依存度也在上升。2005年,日本99.7%的石油、96.3%的天然气来自海外。 日本能源从那来 日本的“能源合作伙伴”遍及各大州的几十个国家。其中,石油、液化石油天然气主要来自中东;天然气主要从东南亚、澳大利亚、中东地区进口;而煤炭也几乎全部从澳大利亚等地输入。根据日本资源能源厅今年1月末公布的数据,2006年12月日本的进口石油主要来自:第一、沙特阿拉伯(12月供给量577万千升,1吨约合1.174千升),第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508万千升),第三、伊朗(294万千升),第四、卡塔尔(225万千升)。 为实现供应源的分散化和多元化,日本近年来积极加强石油的自主开发体制。日本经济产业省去年5月发表的“新国家能源战略”中,重点强调今后增加自主开发原油的比率。其目标是将目前15%的自主开发率在2030年以前提高到40%。日本在中东、东南亚、非洲等地参与了100多个石油开发项目,并且还在不断开拓中。与其他国家不同的是,日本海外找能源的计划和行动都低调得多。对于日本来说,目前最为关注的项目是:哈萨克斯坦的喀什干油田、伊朗的阿扎德甘油田、俄罗斯的萨哈林项目、东西伯利亚—太平洋输油管道项目、阿塞拜疆的ACG油田开发及BTC管道。 “输血管”和“血库” 为了把这么多的石油源源不断地运回国,日本建造了一支堪称为奇迹的巨型油轮船队,与美国潜水艇相撞的“最上川”就是其中最大的一艘。 “最上川”是20万—30万吨级油轮,满载时吃水深度达到21米,约有六七层楼高;船身全长330多米,相当于东京标志性建筑物“东京塔”的高度(东京塔高333米)。像这样的巨型油轮,日本大概有100多艘。每年,这种长如东京塔的大型油轮跨越1.2万公里的航程,来往于中东各国和日本之间,将2.4亿吨原油带入日本列岛。连结阿拉伯海湾与日本的原油输送路线,在日本经济高速增长时期,被称为日本的“生命线”,而这些油轮就是“输血管”。 有了“生命线”和“输血管”,日本人并没有满足。两次石油危机的经历使日本有“一朝遭蛇咬”的戒备和不安全感,他们还建立了完备的“血库”——石油储备。日本于1975年制定了“石油储备法”,规定民间石油公司有义务储备前一年日平均石油使用量的90天份。同时在1978年9月开始利用油轮进行国家石油储备。目前,日本全国建有12个国家石油储备基地,截至2006年11月,其储备足够全国使用177天。 为了储存石油,日本政府采取了多种储存措施,有地上或半地下的、也有储备在地下岩层中的,甚至在西南海岛附近还有两处海上储存基地。世界上最大的地上石油储备基地就位于日本的东北部,共有88个储油罐。志布志国家石油储备基地也是一处地上储存基地,它位于鹿儿岛志布志湾内的日南海岸公园里。为了不破坏公园的景色,让储备基地与优美的自然环境共存,该地的石油储备采取“出岛方式”,即在本岛之外延伸出的一块浮岛上埋设储油罐。从远处看,43个白色的储油罐整整齐齐地排在岛上,像一片海中田地。白岛的海上储油方式更是脱离了土地的限制,是在海岸旁并列排了8艘巨大的石油储备船。为了普及石油储备的重要性,日本的石油储备基地大部分都可参观游览。 此外,日本还建立了液化天然气储备。日本的的液化天然气约77%依赖进口,其中84%来自中东。2006年2月的储备量为70天份。日本计划于2010年实现150万吨储备目标,为此在全国建立五个储备基地,其中三处地上基地已于2005年完工并投入使用。 日本紧盯中国能源战略 随着中印等国对能源的需求增加,日本对能源供应的担忧又开始加深,在加紧海外找能源、买能源的同时,也紧紧盯住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的能源动向。日本《读卖》从去年年末开始刊登了名为“资源争夺”的系列报道。第一部“国家利益的冲突”共计9篇文章,篇篇不离中国:“粗放型经济发展驱使中国在世界猎取资源,恐会导致世界资源的枯竭”;“日本不能被中俄之间的能源游戏所戏弄”;“对印度尼西亚来说,日本的地位在下降,中国的重要度上升”;“印度与中国看到竞争导致能源价格上涨,于是回避竞争,转而携手共同争取利益”……日本到深圳近郊拍摄LNG(液化天然气)基地,到浙江省采访秦山原子能发电所,甚至还跑进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油气田。 但另一方面,日本某些媒体和专家也有着不同的看法。有分析人士称,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时期,世界能源供应形势面临着比日本经济高速增长时期更加脆弱和复杂的因素,油价上涨不能归罪中国。已经充分享受到国际能源滋养而成为经济巨人的日本,对前进路上的中国横加指责,未免不太公平。 日本石油天然气和金属矿物资源机构的首席经济师石井章认为,各种石油相关统计数据有力地证明,近两年来的石油价格高涨是新的“21世纪式的石油危机”。它不像过去石油危机那样出现大规模的供给停顿,也并非因为中国需求增加引起供应紧张,这是由于石油市场完全被金融市场所吞没而造成的局面。他说,“应该牢牢记住,今后的石油危机不仅仅来自中东,也来自曼哈顿”。 石井还指出,造成石油市场完全被金融市场控制的起因是,石油舆论渐渐变得极为敏感和富有突发性,他将这种特点称为石油的“信息雪崩”。那么,引起油价上涨的,首先是那些天天喊“油要不够了”的舆论制造者。 日本媒体还建议,对于中国,日本在戒备之外,理应有更加积极的作为。中日之间正在进行的节能与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合作,应该就是值得期待的一步。《东京》最近的社论就说:“在环境和能源问题上日中某些方面是命运共同体,日本创造的节能技术正为中国所期待。”


怎么开通微信小程序
开发微信小程序商城
小程序拼团系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