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密信息网 > 星座

至尊透视眼 第八十二章:白砂皮,半赌货

发布时间:2019-10-12 21:58:50

至尊透视眼 第八十二章:白砂皮,半赌货

苏羽澄要看的这批翡翠原石价值三个亿,目前运到省城中心一个仓库里。

苏哲极少来省城,对这边的路况不熟悉。车子进入闹市后,苏哲轻轻碰了下苏羽澄道:“姐,我们差不多要到了。”

苏羽澄身体动了下,伸下懒腰冲着苏哲嫣然一笑:“谢谢。坐车很久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睡个安稳觉了。”

苏哲怜惜道:“姐,有些事情不必亲力亲为,交代其他人去做就行了。”

苏羽澄整理好衣服,将秀发捋到耳根苦笑道:“我倒是想交给别人做,每个月算下帐就好。”停顿一会,苏羽澄摊摊手无奈说,“场口里面的员工倒是多,能够委托重任的却不多。不是不相信他们,只是涉及到大金额,心里不是很放心,总要亲自过来一趟才安心。”

苏哲接话茬开玩笑道:“姐,要是你不嫌弃我不懂行,我不介绍过去帮你打下手。”

苏羽澄侧过身,盯着苏哲认真道:“你可别是哄你姐,真要过来帮我打下手,我可是求之不得。”

“姐,你不会真要我过去吧?”苏哲反问。

“只要你有时间。”

“时间挤挤总是有的,不过话先说好。熟归熟,姐这人工你准备怎么算?”

苏羽澄明亮的眼翦子转一圈,嘴角含笑道:“一般来说,像你这种在校的大学生,只能按兼职工厂请。昆城的平均工资是五千块左右,不过你是在校学生,顶多只能拿2300。”

“姐,你这是周扒皮,现在2300哪里能生存。再说,我可是金融大学的高材生。姐,金融大学高材生哦!”苏哲特意强调一句。

苏羽澄白了一眼说:“就是过来兼职的是清华北大,一样是这个数,除非你说你是清华或者北大的高材生,我可以考虑加两百。”

苏哲脸蔫下来,不满道:“姐,你这是门校偏见。”顿了下,苏哲试探着,“要不加两百,凭咱们姐弟关系,多给两百块,到时我任你使唤。”

“扑哧!”

苏羽澄终是忍不住笑出声,伸手玉手轻拍下苏哲的肩膀莞尔道:“这张嘴倒是越来越凭了。”

能够博得美人一笑,再凭点都行。

“小哲,说实话,姐真希望你过来帮忙。不过知道夏珂那边开花店,估计短期内你抽不开身,看来你这高材生是请不来了。”苏羽澄心里微微感叹。

很多时候,偏偏越想找人分担,越不容易找。

苏哲嘴巴嚅下,最后没有说什么。过去帮苏羽澄不是不行,不过正如她所说的,花店正在赶圣诞节开张,手头琐碎事情多,的确是抽不开身。

苏哲并不介意去给苏羽澄打下手,他学经济的,有这个机会,就当是早点出来实习。如果日后还有其它打算,学到东西,自己经营一些店面都容易上手。

到底存放翡翠毛料的仓库,车子缓缓停下来。

隔着车窗玻璃,苏哲看到仓库上面写着“西星仓库”。

想了下,苏哲问道:“姐,这个仓库难道是西星场口平时存放毛料的地方?”

苏羽澄微微含颌:“今天过来看的这批货其实是经过西星场口转手的。这种情况不奇怪,虽然大家是同行,相互间依然有合作。不过合作归合作,买卖是主要目的。从西星场口进货,每一件毛料要比他们进来贵15(百分号)。若是碰到品相好的,贵一半价格也不奇怪。”

苏哲眉头皱了下,随后又无奈的舒展开。

同行相忌,往日在一些大众场合见,客套的话自然不少。私底下,为了抢占市场量,恨不得将对方经营的都收购过来。

江井场口跟西井场口要翡翠原石,说明资源紧缺。趁着这时候,同为竞争对手,不可能不将价格抬高。

下车后,苏哲跟在苏羽澄后面,刻意保持一定的距离,制造出员工的假象。

西星仓库的面积,苏哲扫一眼粗略估计下,大概有五千多平方,有两层高。刚走到门口,苏哲就看见一堆石头堆放在那里。有解过的,有开过几个小窗口;半明货,蒙头货亦是不少。

这些石头堆放在外面,又没怎么加以看管,一看就是让人挑剩下的废料。从旁边经过时

,秦风见到一块半赌货上面呈现条带状凸起,竖行走向。单看这一面,可赌性不差。不过看到另一边,几乎得摇头。

背部一片黑癣,几乎是渗透进去,即使有绿,早就被黑吃掉。这样的翡翠毛料,几乎不可能存在赌涨的奇迹。别说有人卖,送给别人都嫌解石弄脏衣服。

距离仓库门口有一块看起来有上千斤重的赌石。外壳是黄色,表层颗粒稀松。苏哲认得这是脱砂皮,主要产于东郭。其它场口也有,就是产量比较少。

脱砂皮赌石中间有一条大裂。苏哲仔细看了下,那一条裂贯穿赌石,应该是断头裂。

赌石这行有一句话警言是说“不怕大裂怕小绺”,因为这两者对赌石最后的实际价值具有决定性影响。

门口那块脱砂皮体积是大,由于出了大裂,几乎可以看出里面的情况。加上外表没松花,而且黑癣蔓延,充当废料也是差不多了。

苏哲只会赌石,像经营场口买进来的翡翠原石他不是很懂。这些明明一眼可以看出是废料,场口还买进来,大概是一批货过来,有些是附带的。

赌石的行业让人充满刺激性,不管是老江湖还是初出毛庐的雏鸟,有时候脑子一抽,想下人品买几块废料回去解碰运气也不是不可能。

就像苏哲一样,借助透视异能,赌涨过好几次。

走进仓库一楼,里面同样堆满翡翠毛料。不过比起外面那些废料,里面的品相可要好得多。不过石头太多,大小不一,苏哲没用透视眼,一时间不知道哪些能赌涨,哪些一切下去就赌垮。

往里面走过去,这时从二层走下几个人。为首一人穿着黑色西装,长得并不高大。倒是身材有点圆滑,即使西装没扣起来,依然不能掩饰他凸出来的大肚子。

圆圆的大头,上面顶着地中海发型。额头光滑的部分,夜里关着灯都能够照明。见到苏羽澄走过来,地中海脸上立刻堆出笑脸迎上来说:“苏总,不是约好两点吗,这么早就过来了。”

苏羽澄脸上挂着浅浅的职业笑容:“比起钱总你来说,我已经是迟到很久了。”

地中海哈哈大笑起来,招呼着:“既然苏总早来,是让你先歇息还是直接去看货?”

“看货吧,钱总也是大忙人,如果货没问题,交易完大家各自去忙。”

地中海在前面带路,苏哲走快两步跟上苏羽澄在她耳边悄声问:“姐,这家伙是谁?”

“西星场口其中一个负责人钱远朗。西星场口是湖东省赵家开的,这个你应该听说过吧。”

苏哲点点头。

“目前西星场口的主要负责人是赵仲谋,钱远朗是他的娘舅。”苏羽澄接着解释。

苏哲这算是明白。

见到钱远朗回过头,苏哲脚步放慢,再次与苏羽澄拉开距离。

苏羽澄要看的货在仓库另外一个门那边,到达后,钱远朗指着一堆翡翠毛料说:“苏总,你的货在这里,你让人验一下。”

苏羽澄轻应一声,回头眼神示意一下,站在后面两个中年人走上前。这两个人苏哲认识,一个叫江平,一个叫魏广石。两个人对于赌石有一定的经验,江场井口每次进货,几乎都由这两个人经手。

苏哲知道这批货价格不低,苏羽澄亲自过来,就是不敢掉以轻心。在江平和魏广石蹲下去在几块品相不错的赌石观看研究时,苏哲亦往前一步。

这批货总共有五十块翡翠毛料。有黄盐皮、白砂皮、黄梨皮、老象皮、蜡皮、黑钨砂,其中以黄盐皮和黄梨皮居多。这两种皮壳产高绿的机率比较多,眼前这几块赌相不错。苏哲这时候不方便问苏羽澄价格,猜测不会很低。

这时见到江平和魏广石在一块开了几个小窗口的白砂皮半赌货上面,用小电筒、放大镜以前自备的刀子在上面刻着。苏哲忍不住又往前挪一小步。

钱远朗目光往苏哲身上看一下,并不在意。

这块白砂皮半赌货重量不小,目测大概有一吨重。开的几个小窗口并不大,但又引人入胜,俗称“媚眼”。

见到江平和魏广石如此在意,苏哲分析过皮壳的松花和蟒走向,有机会出老坑玻璃种。

如果真是老坑玻璃种,这么大块,任何价格都有赚。

这时,钱远郎的响起,他向苏羽澄示意抱歉过后,走到边上去接听话。趁着这个机会,苏哲靠近苏羽澄低声问:“姐,那块白砂皮毛料多少钱?”

苏羽澄想了下答道:“最贵就是这块,将近三千万。”

苏哲满嘴啧啧,这简直是全身镀金的。

见到苏羽澄如此看好这块白砂皮,苏哲跟着她过来,总要替她看过究竟。

透视眼开起来在翡翠毛料上扫一遍。

“嗯?艾码,这真是不得了呀!”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检查预约
沈阳脑康中医院怎么收费的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可以电话预约吗
沈阳脑康中医院开车怎么走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如何预约急诊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