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密信息网 > 时尚

绝域天城 第一卷风起西凌 第三十一章寻踪觅迹雪原变

发布时间:2019-09-25 19:28:01

绝域天城 第一卷风起西凌 第三十一章寻踪觅迹雪原变

旁边修士看了看两位金丹老祖。

请示道,叔祖,怎么办呢?这都一个时辰了,按照练气境修士的速度,不。

应该用筑基修士的速度计算,最少出去七八百里。

那么想要找到人,至少要要覆盖三四万里方圆,再加上搜寻的时间,难啊!

眼睁睁看着仇敌逍遥却没有办法苗家修士全都愤恨不已,此次为了能灭杀周浩,可以说冒了极大的风险,暗中买通宝器阁伙计,才得以掌握了周浩踪迹。

原以为倾巢而出,一定能抓住周浩,报家族耻辱之仇

绝域天城  第一卷风起西凌 第三十一章寻踪觅迹雪原变

片刻两个金丹修士做了决定,派人传讯吧!所有人撤回来。

待所有人回来,安排四个人守在这里,你们四人带着这瘦猴子,去找他那几个兄弟,一起在这里等着,到时候怎么做,知道吗?

是,族老大人。

其他人散了吧!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远在千里之外的周浩对身后的麻烦毫不知情,他现在面临的是迷失方向的麻烦。

行进途中,遭遇了一群水莽妖兽,等级不高,可数量极多,杀了十余条之后,又没什么值钱的收获,纯粹在浪费时间。

周浩不得不绕道而行,结果运气差劲的,又闯进一头冥鱼的领地,这冥鱼在沼泽地里,神出鬼没,还是纯粹的妖术攻击,没办法只得躲避,一直兜兜转转飞奔了四五百里,摆脱之后却发现迷失了方向。

天色已经很晚,必须找一处地方停下来休息,否则晚上更容易迷失方向。

云涛大泽里,并非没有陆地,只是水系众多,加之地势平缓低洼,北面万里大山的水流几乎七成以上汇入这片地域,故此才造就了云涛大泽。

一片漆黑的影子,在朦胧的雾气中隐现,周浩用了半个时辰才赶到近前,寻着藤蔓草丛,上到这片於州上,长宽在十七八丈,有几只普通的飞禽和一些小型生物栖息,不过对他来说没有影响。

寻到至高点,拿出曾经在承天宗买到的防护阵法,布置下去,又在外围布置了一套警示幻阵。

才定下心休息恢复,夜幕很快就笼罩了云涛大泽,夜色下沼泽中不安的气氛越来越严重。

虽说阵法就可以屏蔽声音,但空气中各种生物散发出来的气息,觅食的,嘶吼发泄,精力的,寻找异性的,黑夜中,沼泽地每一处都成了战场。

厮杀,争夺,偷袭,周浩在休息片刻之后,并没有修炼,而是放开屏蔽掉的声音,在黑暗中,把自己的神念,融入到天地自然之中。

黑暗中,一只老鼠样子,但个头足足大了四五倍的妖兽,刚刚解决了一只硕大的白色蠕虫。

舒服的摩挲着小碎步回巢穴,突然间一道黑影狠狠的咬了它一口,片刻后,抽搐着四肢的它,看着一条水桶粗细的大蛇,张开嘴一点点把自己吞了下去。

一只长着肉翅的怪鸟,打败所有的竞争对手,心满意足的爬上新欢的背部,结果就被一张巨口吞了下去,惊的四周同一模样的怪鸟扑棱棱飞走。

周浩的神念从生疏到顺畅,最后就站在哪,身体似乎和大泽融为一体,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而神念却沿着生长的草木,潺潺的流水,延伸的了远方。

一处巢穴内,几只狰狞的口齿不停的对着空气嘶咛,两只妖兽,巨大的体型让它们难以隐藏,一只鳞片细小却身躯柔滑的妖兽,保护着自己的幼崽在极速逃命。

一朵粉红色的灵花,散发着迷人的彩色光华,一只妖兽忍耐不住引诱,缓缓靠近,在它即将享受美味的一刻,一张森寒尖锐的大口,葬送了它的美梦。

突然,一道雷霆击中草木,片刻周围化作飞灰,而一只倒霉的妖蛇在狼藉的泥泞中抽搐翻滚。

啪,又是一道闪电落在不远处,神念在这一刻,沿着那神秘的感觉延伸而去,也许很久,又或许一眨眼之间,周浩看到了一片雷电交错的山岭,就那么静静的伫立在沼泽深处。

咔嚓,一道雷霆似乎感觉到什么,劈在周浩眼前。

阵法中周浩豁然惊醒,心有余悸的回味着那道雷霆,那似乎是雷霆感受到他的窥探,摇摇头,凭着记忆看向远方,他知道,那里将是自己要去的地方。

~~

连绵起伏的山脉北方数万里之外,越来越多的修士赶到了睴玉河南岸,原本平静渺小的周庄,如今已经扩大了四五倍不止。

起因只是几年前睴玉河北岸,北方雪山之中一座爆发地火的大山。

洪天魁为首,十位金丹修士,带着百多筑基修士,也赶到周庄,其中就有筑基成功的云磊。

云磊在宗门知道曾经居住的山野小镇,早已毁于兽潮之下,虽说有人传讯,母亲重新回了周庄,但担心母亲的云磊就向洪天魁辞行,正好洪天魁被宗门委派带队来此地,于是也就一同而来。

急匆匆赶到周庄周家住宅,里边却是一片愁云惨雾,十六七岁的云磊,身高近八尺。臂阔腰圆,重枣般的脸庞,狼行虎步,在筑基中期以下难逢敌手。

迈步走进大门,只见堂前族人仆役,都含泪收拾行囊,似乎要搬离此地。

拨开人群来到堂前,一眼就见一位老者脸色苍白,胳膊上挂着绑带,一旁有人在劝慰道,走吧!族长,虽说那些修士不会杀了我们,可最近光打伤打残的年轻后生都五六个了。

就连雪娘都打的吐血,再不走非让他们把咱折磨死呀!

云磊正好走进来,听到娘被打吐血,还能不急。

什么?一步到了那人跟前抓住领口问道。

你方才说谁被打的吐血了?

那人吓得浑身颤抖,还是族长稳稳心神,请问阁下是什么人?你切放开,有什么事问老朽就是。

云磊心急母亲,哪会解释,喝到别问我是谁,告诉我雪娘在哪里?

云磊身为修士,自身所带的威压瞬间让这些凡人惊惶恐不安,有机灵的族人哆嗦着指了指偏厅,云磊推开人群,抬腿就闯了进去。

进门就见几个婆子丫鬟围着一个软榻,箭步上前,分开几个人,就看见脸色苍白,双目无神的雪娘呆呆的望着房顶,眼中充满了无助,彷徨,思念。

云磊铁打刀削般的脸上,两行热泪滚滚而下,娘,娘……

朦朦胧胧中,神思憔悴的雪娘似乎听到儿子呼唤。

半天雪娘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熟悉的,褪去了青涩,成熟的相貌,颤抖着想举起手来摸摸,嘴唇喏喏问道……

是!

是云城吗?我这是死了吗?

云磊痛苦失声,娘,娘,我是云磊,儿子回来了。

什么?

云磊抓着雪娘瘦弱冰凉的手,放在脸上。

雪娘摸着温热的脸颊,才颤声道。

是我的磊儿吗?

你怎么在这,娘是在作梦吧!

难道我就要死了?

云磊紧紧抓着雪娘的手。

娘,孩儿回来了,回来了。

雪娘乍见儿子回来,加之身体受伤虚弱,没说几句话居然昏迷不醒。

娘,娘,见雪娘昏迷不醒,云磊才冷静下来,连忙发出传讯符呼唤师傅。

洪天魁很快带着徒弟和几位长老赶到周宅。

师傅,你快帮忙看看我娘。

磊儿不必着急,为师看看,说完一手轻轻搭在雪娘手腕,神念裹挟着法力,稍微探出一丝。

片刻后对云磊道,无妨无妨,一点小伤而已,说着拿出一枚灵丹,去取碗水来

有仆妇赶紧去取了水。

从灵丹分出少许药沫,在水中融化,命人扶着雪娘灌下去,只是一会便脸色红润起来,不久便清醒过来。

也许是见到了儿子,心情好了,醒来之后说了会话,嘴角挂着舒心的笑,沉沉的睡了过去。

见娘睡着了,周浩的爷爷,老族长安排仆妇伺候着,云磊才向师傅,师叔以及师兄们介绍了周浩的爷爷,周庄的主人。

众人在大厅坐定,周家人见这么多修士来看雪娘,有知道云磊的和当年之事的人传播消息,一众惶惶不安的人们都欣喜万分,这下也许就不用走了。

洪天魁等金丹修士,自然没必要和一群凡人多聊什么,自然很快离去,只有云磊和七八个师兄和同门留下。

大厅里,云磊问周族长道,周爷爷,到底是什么人打伤我娘的?

周老连忙道,磊哥儿别叫我爷爷,你如今是修道之人了,老头子一个凡民,你叫我爷爷岂不折寿吗?

不等云磊说什么又道,就喊周老就行了,能得你一声称呼,老头也不失分不是吗?

云磊也明白强要喊也不好,其他师兄弟都在呢!

遂点点头,好吧!

周老族长道,自此地修士多了以后,开始还没什么事情发生,修士多给村民一些金银之类,租住在村民家中,倒也相安无事。

后来来此的修士多了,有人就买了土地,雇佣村民建造房舍庭院,有一伙修士看上了咱家的梅园,也就是你娘住的地方,要拿去做花园。

唉!你也许不知道,梅园对咱家和你娘意味着什么?那是我那二儿子和儿媳的家,也是你和浩儿的家。

你娘说什么也不愿意搬,说要等你和浩儿回来,

谁知道那伙人那么狠,见咱们不同意,就趁着咱家要人外出的时候,几个人故意打斗,凡民百姓的,那受得了啊!

一个个被误伤,你娘找他们理论去,结果被打了一掌,我带人去带你娘回来,那人甩了下袖子,就也伤成这样了。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医保医院吗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如何乘车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来院路线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