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哈密信息网 > 时尚

自营拖累资管埋雷国都证券去年亏148亿大

发布时间:2019-10-16 14:00:17

自营拖累+资管埋雷 国都证券去年亏1.48亿大滑坡!2019还有多少难题待解

自营拖累+资管埋雷,国都证券去年亏1.48亿大滑坡,法人治理仍未完善,2019还有多少难题待解

2018年券商业绩低迷,已是行业公认的事实。随着年报陆续披露,部分券商亏损情况也得以浮现。

4月24日晚间,国都证券发布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57亿元,同比降低66.75%;实现归母净利润-1.48亿元,同比降低120.35%。国都证券称,除市场因素外,此前公司以自有资金作为次级参与的资管产品净值出现了大幅下跌,成为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

自营业务拖累业绩

在经历了董事长失联、董事会换届等一系列变动之后,叠加2018年整个证券行业的低迷行情,国都证券2018年交出的成绩单并不好看。

年报数据显示,国都证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5.57亿元,同比降低66.75%,较去年同期减少11.1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48亿元,同比降低120.35%,较去年同期减少8.78亿元。

国都证券表示,受经济下行、金融去杠杆、美联储持续加息等因素的影响,证券市场深度回调,信用违约事件频发,证券行业的整体经营绩效出现了大幅下滑,公司亦出现了收入和利润的大幅下滑。

具体而言,国都证券各项业务均有缩水,自营业务严重拖累公司业绩。2018年,国都证券自营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4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8.76亿元。对此,国都证券称公司自营业务受市场持续下跌影响,投资收益及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出现较大负数。

此外,国都证券经纪业务实现营业收入2.83亿元,同比减少23.87%;信用交易业务实现营业收入3.36亿元,同比减少1.23%;资产管理业务实现营业收入4114.96万元,同比下降68.85%;投行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639.89万元,同比减少65.19%。

资管产品“埋雷”

除了市场因素外,国都证券称亏损的另一主要原因是历史风险爆发:几年前公司以自有资金作为次级参与的资管产品,受民营企业信用债券大规模违约及流动性丧失的影响,产品净值出现了大幅下跌。

去年以来,债券违约数量屡创新高,Wind数据显示,2018年共有125只债券发生违约,合计规模达到1209.61亿元。其中,以债券为主要投向的产品多有损失,券商资管产品也不例外。

财报显示,国都证券2018年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损失为2

.47亿元,去年同期为0.23亿元。2018年资产管理业务营业成本为2.77亿元,同比增加243.19%,主要因为本期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大幅增加。

在年报中,国都证券未披露参与的资管产品明细,不过就其旗下产品来看,“踩雷”的情况并不罕见。

早在2016年4月,国都证券旗下资管计划“景顺1号”参与中弘退(原中弘股份)定增,彼时获配股数为5.32亿股,获配金额为15亿元。在两次分红除权后,“景顺1号”持股达到7.45亿股,系其持股8.88%的第三大流通股东。2018年3月-7月,“景顺1号”以1.03元-1.68元/股的价格陆续减持中弘股份。在2018年年底退市前,中弘退股价仅为0.2元。

此外,国都证券旗下的“国都尊享3号”2018年四季度资产管理报告中表示,该产品已低于止损线,未变现资产为不易变现的公司信用债,未来将继续逐步变现持仓的债券。截止2018年12月31日,该计划持有“16刚集01”2500万元,持有“16众品02”4475万元,两债券均已发生实质性违约,债项下调至“C”。债券管理人已行权回售,但发行人尚未兑付。

董事长任职资格仍未获批

早在2017年年中,国都证券原董事长被曝失联。此后,围绕国都证券控制权,各方股东展开了一场争夺战。这场风波给国都证券留下的遗留问题仍有待解决。

年报信息显示,国都证券自认公司“法人治理结构至今仍未得以完善”。自2017年8月1日至今,国都证券一直处于董事长暨法定代表人缺位的状态。

在原董事长王少华辞职后,2017年12月8日董事会会议选举翁振杰为公司董事长,该任职资格尚在监管机构审核中。此外,国都证券第一届董事会、监事会任期已于2017年12月25日届满。

早在2018年2月,国都证券发布董事、监事换届公告,选举吴京林、何于军、翁振杰、李峰、吕益民、陈文博、陈海宁、周立业、黄磊、黄俞为第二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但新当选董事、监事尚未取得监管机构核准,因此无法正式履职。

另外,2018年国都证券实施分红增股,总股本自53亿股增至58.3亿股。由于董事长翁振杰任职资格待批,国都证券法定代表人尚未变更,因此部分工商登记信息与实际信息不符,无法变更注册资本、总股本等信息。

作为国都证券第一大股东,中诚信托在此前控制权之争中未能胜出,转而牵手中信证券,彼时中诚信托称“系公司之间正常业务往来”。而在原总经理常喆退休离任后,中诚信托给国都证券留下的印记又淡了一分。原公司副总经理赵远峰在2018年12月份升任总经理,国都证券称,公司“平稳完成了总经理新老更替,保障了日常运营安全,维持了员工队伍的稳定”。

公开信息显示,赵远峰2002年加入国都证券,历任信息技术总监、风控总监、经纪业务总监、副总经理等职务,2018年6月起代行国都证券总经理职责。在公司治理陆续完善后,国都证券未来发展状况值得关注。

券商业绩缩水,亏损公司浮现

2018年券商业绩低迷,已是行业公认的事实。

从行业的角度看,中证协数据显示,2018年131家证券公司合计实现营业收入2662.8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4.47%;实现净利润666.20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1.04%。2018年度累计亏损公司增加至25家,占行业总数的19%,而在2017年,亏损公司只有5家。

随着年报披露季即将结束,部分业绩欠佳的券商情况也随之浮出水面。截至发稿,除了国都证券外,联讯证券和华鑫证券归母净利润也录得负值,分别为-1.44亿元和-0.39亿元。

具体而言,目前为止仅有中金公司2018年营收、净利润双双增长,同比分别增长21.49%和26.25%。在营收方面,东吴证券、天风证券、申万宏源、中金公司、东北证券、山西证券均有所增长;在归母净利润方面,则仅有中金公司一家同比实现增长,其余公司全部下滑。

不过,进入2019年以来,市场行情回暖,券商业绩也因此大幅好转。叠加科创板的推出,券商有望迎来春天。中银国际证券预测称,在悲观、中性、乐观假设下,证券行业2019年整体净利润增速为12.36%、42.26%、80.32%。

孩子脸色发黄需要查什么宝宝健脾胃的药有哪些小儿积食什么原因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的费用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收费怎么样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价格贵吗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在国内怎么样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上班时间

冠心病高血压服用通心络胶囊怎么样

通心络胶囊对心梗作用如何

通心络胶囊治疗颈动脉斑块有效果吗

通心络胶囊组成及功效

秋季出行必备物品
秋季旅游出行必备药物
夏季出行必备药品
有哪些工作常备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